桐城市秋石厂
服务热线:

0556-6519381

13866076115

Banner
行业知识
首页 > 行业知识 > 内容
公司产品

公司名称:桐城市秋石厂

联系人:方先生

联系电话:13866076115

网址:www.ahtcqsc.com

地址:安徽省桐城市孔城镇

盛于明朝的石膏炼和乳炼秋石

编辑:桐城市秋石厂时间:2019-05-18

       明朝是提炼秋石的鼎盛时期,鼎盛的主要标志表现在提炼方法的多样化以及药用秋石的普遍化 .据笔者搜集的资料,在明朝期间所刊印发行的许多医药书,诸如《普济方》、《奇效良方》、《遵生八笺》、《品汇精要》、《济世全方》、《摄生众妙》、《古今医统》、《本草蒙荃》、《医门秘旨》、《本草原始》、《药性大全》、《本草选》、《万病回春》、《赤水玄珠》、《本草纲目》、《济阳纲目》、《物理小识》、《本草通玄》、《本草述》等 ,都提到了秋石的提炼,在提炼方法上,不仅继承了宋代流行的火煅法、阳炼法、阴炼法,而且还新开发了许多其他的提炼技术,如石膏炼秋石法、晒干炼秋石法、水炼秋石法、乳炼秋石法等,其中,值得一提的是石膏炼法和乳炼法。

       石膏炼法是明代医药学家陈嘉谟首创的,他在《本草蒙荃》中写道:炼,务在秋时,聚童尿,多着缸盛,每溺一缸,投石膏七钱,桑条搅混两次,过半刻许,其精英渐沉于底,清液自浮于上,候其澄定 ,倾上留底,方入秋露水一桶于内,亦以桑条搅之,水静即倾,如此数度,滓秽洗涤,污味咸除,制毕, 重纸封,面灰渗,待干成块,坚凝囫囵取出之,英华之轻清者,自浮结面上,质白。"

       这种提炼法的特点,在于使用了石膏粉末作为新的沉淀剂,而且强调了秋露水的洗涤作用, 笔者也曾加以模拟提炼,所得秋石果然质白无味,理化检测结果显示也不含性激素成分。笔者还注意到陈嘉谟对秋石阴阳二炼法的批评 :"世医不取秋时,杂收人溺,但以皂荚水澄,晒为阴炼,煅为阳炼.尽失于道,何合于名?媒利败人,安能应病,况经火炼,性却变温耶。"

       有人认为,这是在性激素提取方面极为显著的倒退,这一倒退的主要标志乃是对加皂角的极力否定."笔者认为, 陈嘉谟作为当时的药物学家,他是否用皂角汁和石膏末做过对照实验,尚难定论。但能否认为否定加皂角汁就是倒退呢?为此,笔者做了皂角汁与石膏末两种提炼法的对照实验 ,从得到的中间产物来看,石膏末的作用显然优于皂角汁,不仅浓脚的数量多出15%,而且颜色也明显白一些。因此,陈嘉谟否定皂角汁,选择新的沉淀剂石膏末似乎不能简单的认为就是倒退.相反,沉淀剂石膏末的使用无疑为当时开辟了一条不同于阴阳法提炼秋石的新途径,这种提炼法在以后刊印的本草书中多有记载。

       乳炼法是明代文学家兼医学家高廉的发明,他在《遵生八笺》一书中对于乳炼秋石颇有独到之处:童便二桶,用皂角十二两,水九碗,煎至三碗。倾入便内,用桃柳枝搅打便水二千下,淀清,倾去浊脚.次将杏仁十两打碎,煎汁三碗,倒在便内,又如前搅打二千余下,去清留浊.又将猪油脂十二两熬成汁,去滓,倾入便内,又搅千余下,浮膜倾去,又淀清.将人乳汁用滚汤泡成块,倾入便内再搅如前 ,又淀一日,倾去清水,下底浊粉浆水,用木勺盛起,倾桑皮纸上.先将毛灰一缸,作一沉窝,将桑皮纸放灰上,以渗便水.纸上干白腻粉,即成秋石矣。此粉延年益寿,返老还本,发白变黑,百疾不生,不必配药,谓之乳炼法也。"

       李约瑟并未提及乳炼法能炼制出性激素 ,祝亚平在《道家文化与科学》中认为,通过对《遵生八笺》中乳炼法的分析,似乎可以得到这样的结论,中国明代的炼丹方士已经通过在人尿中加有机物质的方法,成功地取得了甾体激素.所以人工制取性激素的历史性发明应归功于中国的道家。不过,这个结论究竟是否能够成立,还是要通过模拟实验来验证"2004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张秉伦等做了乳炼法的模拟实验,结果表明, 乳炼法得到的产品秋石"中不含甾体激素.但乳炼法所得秋石,可以延年益寿,返老还本,发白变黑, 百疾不生,却是很有诱惑力的。

       可能就是借助于这些医家的介绍、药书的宣传,明代服用秋石的人很多, 以致打入了皇宫, 连皇帝也慕名服用, 有代表性的要数嘉靖皇帝朱世宗, 据史料记载 ,这个真龙天子在位44年(1522~1567年),竟有20多年居住在西苑万寿宫,几乎不理朝政,整日沉湎于炼丹成仙,广求长生不老之药,秋石亦在其中.据当时文人沈德符在《野获编》中披露:嘉靖间,诸佞幸进方多,其秘者不可知,相传至今者,若顾可学、盛端明则用秋石,取童男小遗,去头尾炼之,如解盐以进顾可学者,常州无锡人,由进士,官布政参议,罢官归且十年,以赂遗辅臣严嵩,荐其有奇药,上立赐金帛即其家,召之至京。可学无他方技,惟能炼童男女溲液为秋石,谓服之可以长生,世宗饵之而验,进秩至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

       顾可学、盛端明官运亨通,正如鲁迅先生所言,皆以进士起家,而俱借秋石致大位。"当时,吴中民间曾广泛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千场万场尿,换得一尚书。"注意,为了押韵,这里的 尿"与书",读成同一个音 shi",直到今天,在江南无锡常州一带,仍然保持着这个读音.不管怎么说,在历史上, 秋石曾以它特有的魅力,得到过皇帝的青睐,那么,能否以此推断秋石是一种壮阳药呢?恐怕未必如是.秋石药效如何?医药学家有发言权。陈嘉谟认为,秋石可以明目清心,延年益寿,"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注明了几个秋石方的药效,如秋石乳粉丸,服之滋肾水、固元阳、降痰火,”秋石四精丸,治思虑色欲过度,损伤心气, 遗精小便数“等等, 它们的药效,无不表现了滋阴、安阳、降火的功能 。试想,如果秋石是壮阳药的话,那么,一个思虑色欲过度的人, 服以壮阳的秋石,岂非火上浇油,更旺其欲?新安名医汪绂也在《医林篡要》中指出,秋石滋益真阴,去肾水之秽浊,或谓其能使虚阳狂作,真水愈亏,则一偏之论矣。"

       其实,就连顾可学本人也没有把秋石看成是壮阳药,他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深知秋石具有明目清心、延年益寿的药效,摸清了皇帝的爱好,所以,他进言服秋石可以长生,"以迎合皇帝追求长生不老的心理。由于秋石确有这方面的药效,皇帝服后感觉不错,给予封官加爵,这也是封建帝王随心所欲之举,以此推断秋石是一种壮阳药,未免有点牵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