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市秋石厂
服务热线:

0556-6519381

13866076115

Banner
行业知识
首页 > 行业知识 > 内容
公司产品

公司名称:桐城市秋石厂

联系人:方先生

联系电话:13866076115

网址:www.ahtcqsc.com

地址:安徽省桐城市孔城镇

中国医学对秋石的理论解读

编辑:桐城市秋石厂时间:2019-05-23

           民北宋以降,许多中草药书上刊载或引用了秋石的制备及应用 ,沈括的《苏沈良方》、唐慎微的《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急本草》、陈嘉谟的 《本草蒙荃》、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等36种中草药书分别从不同的医学角度对秋石的药效作了理论上的阐述。阮芳赋先生根据《经史证类备急本草》所引“经验方”中说“强骨髓, 补精血”;《琐碎录》中说“惟丹田虚冷者服之可耳”;《本草纲目》中说“主治虚劳冷疾”等等记载,认为秋石主要是作为“助阳药”应用的。不少人附和此说。笔者以为,这种观点与中国传统的医药学理论相左,也不符合历代药学家、医化学家以秋石却病之本意。中国医药学源远流长,学派众多,但他们都以一个共同的理论基础作指导即两千年以前问世的经典著作《黄帝内经》所阐述的基本原理。《黄帝内经》运用阴阳五行说,将药味归纳为辛、酸、甘、苦、咸五种,分别与金、木、土、火、水一一对应。所以,中国医药学家对秋石的应用,也必然依循《黄帝内经》所规定的准则,对秋石的性味做出鉴定。其简单的方法就是根据味觉判明秋石的性味。那么,秋石是什么“味”呢?

        李时珍曰,“秋石咸温无毒”;吴仪洛曰,“秋石咸平”;王光燮曰,“秋石味咸”;王石顽曰 ,“秋石咸温”;汪绂曰“秋石咸平”等等,不一而足,秋石的“咸”性得到众多医药学家的公认, 那么,性味“咸”的秋石,具有何种药效呢?《黄帝内经》指出:“辛散, 酸收,甘缓,苦坚,软”。就是说,不同性味的药物,功能不一,药味辛能发散,药味酸能收敛,药味甘能缓解, 药味苦能坚固,药味咸能致软。《黄帝内经》还指出,不同性味的药物对五脏的影响各有所偏:“酸入肝, 辛入肺 ,苦入心,咸入肾,肝入脾,是谓五入”。“五味入胃,各归其所喜攻,酸先入肝,苦先入心, 甘先入脾, 辛先入肺 ,咸先入肾”。可见,药味与脏腑之间有着特殊的联系规律,中国古代医药学家正是根据《黄帝内经》的这些经典理论,利用秋石“咸”的性味和先入肾脏的功能, 发挥秋石药效的。这里所指的肾脏,是中医概念的“肾”,具有司管内分泌系统、泌尿生殖系统以及神经活动等方面的功能 ,从现代解剖生理学的观点分析,这些功能分属于许多器官,不仅仅属于肾脏。就中医的肾,《黄帝内经》指出:“腹为阴,阴中之阴,也”。“肾为阴脏,而主水,水性寒凝,故肾气主治于里”。这就是说,肾是人体内主水治里的阴脏,那么,中国古代医药学家利用秋石先入肾的功能,治疗何种疾患呢? 这里,有必要先了解一下中医的阴阳学说。中医认为,人的新陈代谢依赖于阴阳二者的平衡。“阴者,藏精而起亟也,阳者,卫外而为固也” 。

        机体阴平阳秘就标志着健康,阴阳偏盛偏衰则意味着生病,即所谓“阴胜则阳病, 阳胜则阴病”,“阴阳乖戾,疾病乃起”。因此,《黄帝内经》指出,“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 以平为期 ”。当人体出现阴阳偏盛偏衰的病态时,人们就可以选用自然界中与其病性相反的物类进行调节。对于阴虚阳亢者,可以应用滋阴潜阳的药物,对于阴盛阳衰者,则可以制定抑阴助阳的方剂。秋石作为一种药剂,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中国古代医药学家利用秋石“咸”的性味和先入肾的功能,来滋补肾阴,降低邪火妄动,以调节人体新陈代谢平衡的,这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得到了不同程度的验证。诚如《本草蒙荃》所云,“秋石滋肾水,养丹田,返本还元,归根复命,安五脏,润三焦,消痰咳,退骨蒸,软坚块,明目清心,延年益寿”;《本草纲目》所云,“秋石主治虚劳冷疾,小便遗数,漏精白浊”;《医林篡要》所云,“秋石滋益真阴,去肾水之秽浊,利三焦之决渎。或谓其能使虚阳妄作,真水愈亏,则一偏之论矣”。不难看出,秋石的药效与雄性激素的壮阳效应有着本质的区别和对立。值得一提的是,秋石先入肾脏,不仅仅滋补肾阴,根据五行学说相生相克的关系,它既能滋助相邻的肝脏(属木),也能克抑比邻的心脏(属火),如下图所示 。

        这就可以较好地理解《本草纲目》转引的几个秋石附方药效,比如“秋冰乳粉丸, 服之滋肾水, 固元阳,降痰火”,“秋石四精丸,治思虑色欲过度、损伤心气、遗精小便数”等等 ,它们的药效无不表现滋阴固阳降火的功能。如果秋石四精丸是壮阳药,那么,一个思虑色欲过度、阴虚阳亢的人,服以“壮阳”的秋石四精丸,就会阳上加阳,必然导致阴气更加虚衰,阳气更加亢旺,使得少水不灭盛火,病情只会加重,哪来药效可言呢? 显然,秋石不是壮阳药 。

       关于秋石的药效和临床应用,在笔者所见的中医药书中,还是沈括于《苏沈良方》中的 4个病例中所提供的信息翔实,沈括云 :“先大夫曾得瘦疾,且嗽,凡9年,万方不效,服此(秋石)而愈。郎侍郎简,帅南海,其室病久,夜梦神人,告之曰,有沈殿中携一道人,能合丹,可愈泄疾,宜求服之。空中掷之数十粒,曰此道人丹也。及且卧席上得药十余粒,正如梦中所见。及先大夫到番(广州),郎首问此丹,先大夫乃出丹示之,与梦中所得不异,其妻服之即愈。又予族子常病颠眩、腹鼓,久之渐加喘满,凡三年,垂困,亦服此而愈,皆只是火炼者。时予守宣城,亦大病愈年,族子急以书劝予服此丹,云实再生人也,予方合炼。适有一道人,又传阴炼法,二法相兼,其药能动骨髓,无所不至,极秘其术,久之方许传依法服之,又验。此药不但治疾,可以常服,有功无毒。”

       沈括所述4个病例中,有两例为病久,难以确诊是何种病。有两例为“瘦疾,且嗽;常病颠眩、腹鼓、喘满”。这些症状与华佗《中藏经》描述的肾病症状颇为相近,华佗云,“肾病,腹大肺肿,喘咳,身重,寝汗出憎风。又喉中鸣,坐而喘咳,唾血出,亦为肾虚寒,气欲绝也”。显然,沈括的先大夫及族子身患肾虚寒之疾病,在万方不效的情况下,服用这种能滋补肾阴虚寒的秋石方,当然会有奇效。阮芳赋根据《琐碎录》中的“服者多是淫欲之人,籍此放肆”一段话引申出秋石具有助阳作用的结论,李约瑟也认为,“这里有激素活性的明显迹象。”

       《琐碎录》是一本早已佚失的书,仅据《本草纲目》引载《琐碎录》的全文是这样的:“秋石味咸,走血,使水不制火,久服令人成渴疾,盖此物即经煅炼,其气近温,服者多是淫欲之人,籍此放肆,虚阳妄作,真水愈涸,安得不渴耶,惟丹田虚冷者,服之可耳”。

        可以认为,作者所处的时代(大概是北宋时期),可能存在着一股乱服秋石的风气,特别是生活放荡的人,借服秋石以放肆 ,这位不知名的作者很可能是一位医药学家, 他看出这种乱服现象违背了秋石原有的滋阴固阳的药效,因此撰文指出,“惟丹田虚冷者,服之可耳。”并警告说,“久服 (秋石)令人成渴疾… …虚阳妄作,真水愈涸”。不好解释的是,久服之何以会产生这种后果?可能是这位不知名的作者为纠正时弊而采取的“矫枉过正”的言辞,也可能,这种秋石不是从小便中提炼的而是用氯化钠作原料提炼的咸秋石。但有一点是肯定的, 那就是作者显然把秋石与阳药区别开了,否则,他不会提到,“况甚则加以阳药,助其邪火乎”的。

        秋石作为一种药剂,其药效,从本质上来说, 是滋补肾阴,安固元阳,降低邪火妄动,以调节人体新陈代谢平衡的。